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情感 > 内容

写作要站在过去和未来的交叉点上

 2019-10-31 07:53:06

芭芭拉·赫德(Barbara Hurd)在该大学教授创意写作硕士学位,她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,以拓宽学生在写作实践课中的思维。她不要求学生写完整的文章,但希望他们能完成片段,获得意想不到的见解,并走上作家思维的正确轨道。

作家的思维和普通的思维有什么区别?

现在,让我们看看她关于及时跳跃和改变的建议。她能给我们什么帮助?

芭芭拉建议过一段时间再跳。让故事突然从现在回到过去,然后转向想象和推测的未来。

读着她的话,我被感动了,想起了史铁生。在务虚会的笔记中,他写道:“我站在今天,想象过去和未来。过去和未来今天随意交叉,所以过去和未来正在吹起当前的风。”

相比之下,他说得生动、准确、深刻。这两者之间还有另一个区别。我没说你能看见。史铁生只说了他是怎么做的,但芭芭拉告诉你怎么做的。

如果你想做这个练习,没有很多步骤。只要拿出你以前写的一篇文章,然后再写一遍,有意加入过去和未来的时间因素。

让我们先看看过去的时间。

碰巧你想重写的文章有风景、人物和事件,这更方便。

我们读过唐代诗人张徐若的《春江月色》。作者的写作不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著名场景,而是普通的春天、普通的河流和普通的花朵。月亮和夜晚也很常见,这些人物不是象征性的特殊人物。然而,他的材料在现在和过去都可以自由跳跃。

他刚刚写道,他面前的明月突然变成了过去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:哪一年河上的人第一次看到河上的明月,月亮什么时候第一次照在河上的人身上?一代又一代的人来来去去,没完没了。他们只看到一个相似的月亮。然后它突然变成了现在,继续写着漂浮在我面前的白云。

让我们看看现代作家及时跳跃的例子。

余光中有一篇题为《黄河齐头并进》的文章。他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的是济南附近的黄河:“除了广阔的天空,下面还有无尽的无奈低调的黄土地。河水是黄色的土壤,略带赭色,比例不均衡。沙子是稻草黄色的,有一点灰,泥土更暗,沙子更浅,上面是浅黄色或白色干草。”

这时,他看到远处有一个山影升起,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形状。那是喜鹊山。所以他的写作思想回到了过去的两个时期。首先,在南宋时期,赵孟頫画了《桂花秋色》。照片左边的山是确山。其次,半个多世纪前发生了空难。徐志摩的邮政飞机叫做济南。济南附近发生了一起事故。飞机坠毁在确山后面的山上。

接下来,作者进入黄河,回到时间和历史。

“在一瞬间,我的血液接触到了黄河的温度。这很酷也很刺激。古老的黄河,距史前消失的兴苏海4600英里,绕河套一路奔流至山东,撞上龙门,穿过英雄来来去去的潼关。它日夜流淌于李白的乐府,葫芦岛的牧歌。在历史上,你喝过多少次英雄的血和难民的眼泪,改变了道路,发了24次洪水,哪一页没有你浑浊的波浪的回声?我们在世界上见过多少次和平,让河水最终清澈起来?你为了联系我已经旅行了上亿年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生活,我只能感觉到你呼吸的脉搏。不管我握得多紧,你都会挣脱我的拳头。即便如此,这一刻我已经等了70多年,这绝对是值得的。如果你没有到达黄河,如果你到达黄河呢?怎么样?至少我的手指穿过了黄河。"

在你的写作中,你是否觉得今天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当今天不来,那就是你的明天;今天过后,又是你的昨天。在我的写作中,我不时跳出这个想法,这更接近作者的想法。

贾平凹写了一棵树,一棵形似龙的柏树,螺旋地躺在池塘上,让人担心会掉下来。他写道:“幸运的是,土茂、孤独的房子和土茂上的姑娘们已经把树根钉住了。我认为龙来自这个农家,或者龙来自天空,这使得农民们躲在这里。”

再写几个字,你就会来到时间的交叉点,并与过去和未来有联系。

“这棵树原来是一对,左右控制在池塘上,池塘表面被覆盖着,鸭鱼、水灌溉洼地在几十亩稻田里。那年房子里的老人去世时,一棵树在晚上倒塌了。倒下的树被锯开,红得像血一样。树的其余部分,从现在开始每天都要下雨,整棵树都是一团薄雾,沮丧的农民看到树下一团薄雾,就知道要下雨了。周围的农民往池塘里喝水,水清澈甘甜,他们可以泡茶。每年,他们都去土茂的一所孤零零的房子里,看那个戴着鹤头鹅皮的老太太。他们担心如果老太太死了,这棵龙树会倒下吗?这位老太太还活着。她喜欢说有趣的事情,而且能咬蚕豆。”

现在让我们进入本练习的下一部分,把现在和未来联系起来。

这可能相对困难。我这样说是因为在一些著名作家的作品中,很难找到可以在这里引用的例子。

史铁生对时间特别敏感,对与时间相关的词语也同样敏感,能看到平时看不见的问题。有一次,他在一个大学小说家论坛上发表了一篇书面演讲。他说,“四十是毫无疑问的,五十是命运。”这似乎是错误的:四十是毫无疑问的,五十怎么可能是命运?既然50岁知道命运,为什么40岁不知道?如果你仍然不知道(更别说命运了),有可能假装不困惑吗?

因此,在他的作品中,时间变得更加投机,与过去和未来交叉。

他觉得人们在这无助的现实中梦想着一片净土和一段完美的时光,就像他们在枯燥的现实生活中渴望想象的艺术一样。生活一定有这样一段时间,一片净土,尽管它经常被嘲笑为“不现实”。

让我们看看他作品中的例子。

一种是一起描述现在和未来:“树叶呼吸轻柔明亮。诗人一路吹口哨回家,一路玩鹅卵石。他觉得夕阳和晚风自古以来就是感伤的。他现在和将来都是一个快乐的人。”

第二是想象和推测未来:“我现在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将会多么想念它,我将会多么想念它和梦想它,我将会多么不想它,因为我不敢错过它。”

第三是增加抽象思维:“经过几年这样的思考,事情终于变得清楚了:当一个人出生时,它不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,而是上帝给他的一个事实;当上帝给我们这个事实时,顺便说一下,他已经保证了它的结果,所以死亡是一个不需要匆忙去实现的事情。死亡是一个肯定会到来的节日。”

他在《我和地坛》结尾对未来时间的描述是一部罕见的经典:

但是太阳,他一直是落日和旭日。当他出去下山收集所有荒凉的余辉时,正好是他在山的另一边燃烧,爬上山散发出凶猛的光芒。有一天,我会拿着拐杖默默地走下山。那一天,在某个山谷里,它一定会跑到一个蹦蹦跳跳的孩子面前,手里拿着他的玩具。

当然,那不是我。

但那不是我吗?

上一篇:9月13日:贸易关系缓和 ICE小幅收涨
下一篇:约旦央行在两个月内第二次降息
作者:隐藏    来源:窑店沈百新闻网
热点推荐
为你推荐
严格遵守法律法规,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。
版权所有:  窑店沈百新闻网